【競賽片一】《高山上的茶園》、《133公里》、《阿水》映後 QA 記錄

2018 桃園電影節已經於今(17)日開幕,而此屆台灣獎競賽從 150 多部作品中,選出了 12 部優秀的入圍作品。在競賽片一的三部作品《高山上的茶園》、《133公里》、《阿水》放映後,三位電影導演也共同出席了映後座談,來聽聽他們對於自己的作品與觀眾的提問有什麼想法吧。

競賽片一-4.jpg

Q: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開始創作這個劇本?

《高山上的茶園》導演曾英庭:因為我有一個朋友在經營農藥事業,有一天他帶我到山上的茶園去走走,上去之後看到幾乎多數的工人都是移工,當時候我就心想如果有一天這些移工過世了,對於這樣非法雇用的雇主來說,該怎麼處理後續的事情。當時候問了朋友這個狀況,朋友就冷冷的說出「大概就是把他埋起來」,這對我來說其實真的很震撼,所以才有了發想這個劇本的念頭。

《133公里》導演林紹慈:這個作品其實是參考了我大學四年所經歷的真實事件,這中間包括我爸爸過世,我媽媽不想要留下他們兩個的結婚紀念照片,但又擔心把照片丟掉是不是會不吉利...等等的事件(笑)。我覺得家人的關係很奇妙,面對家人這個連結,不論想要擺脫或是面對,到最後其實都很難有一個答案。我一直很想跟媽媽談一談這些事情,不過似乎因為自己的立場,身為女兒的立場,都沒有機會好好的跟他聊,最後就寫出了這個關於成長的故事。

《阿水》導演楊雅集:這個作品是我倒了紐約念研究所的時候的第一個作品,因為能夠拍攝的時間相當短,我就決定回到台灣來拍,也想順便跟家人聚一聚。我記得契機是我在看攝影集的時候,看到了一張照片是一名老人看著報紙,低著頭沉思。我心想:不曉得他在想什麼呢?但同時也覺得他好像不論說什麼都可以,所以我就自己幫這位老人家上了一些 OS,才有了《阿水》這個故事。

競賽片一-3.jpg

Q:在短片與長片的製作上,除了篇幅不同以外,整體還有什麼樣的差異嗎?

《高山上的茶園》導演曾英庭:我覺得只要用心做就好,長短篇幅不是重點。

《133公里》導演林紹慈:我自己認為短片的敘事要更加精簡,形式上很難做到很準確的節奏,畢竟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要把故事講得完整,這是最困難的地方。不過我自己認為在短片創作上要學的還很多,長片基本上是另一個世界,所以我可能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
《阿水》導演楊雅集:短片與長片是完全不同的載體,例如詩、畫...等等,都是不同的藝術品媒材。我認為短片重要的是架構,相對於長片可以在中間稍緩下來,短片必須要更加準確,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,完成這個作品

Q:曾英庭導演過去在《椰仔》也同樣使用了移工的議題,以及與外國演員合作,在導戲上曾導是如何與他們溝通的呢?

A:我在拍《椰仔》的時候就很喜歡女主角 Sajee Apiwong 的演出,後來我們沒有太多聯絡,在這次拍攝《高山上的茶園》才再次碰面,那已經是隔了三五年了。我們對於彼此都有一些感觸,兩個人都覺得彼此各自都成長了不少,那種感覺很好。

在導戲上面因為是來自五個不同背景的演員,主要講的語言也有泰文與越南文,所以需要一些時間讓他們相處,才有機會迸發出之間的熱情。但他們其實也很快就發展出彼此的默契,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讓他們能夠玩在一起,演戲的默契就會出現了。

 《高山上的茶園》導演曾英庭

《高山上的茶園》導演曾英庭

Q:林紹慈導演自己同時要擔任《133公里》的導演與女主角,這樣的作法會不會產生什麼問題呢?

A:我覺得自己要當演員同時也要當導演真的太辛苦了,很多時候在演戲的當下,我會沒有辦法顧及到導演的本分,這件事情也在現場引起了一些誤會。一般來說我會先跟攝影說好要怎麼取景,不過有發生一次經驗是,拍完之後我看到的畫面並不是我想要的,我跟副導反應之後,他給我的反饋是這是攝影給他的指示,他認為我應該要先跟攝影說好,才能獲得最精準的內容,後來他就氣跑了(笑)。

 《133公里》導演林紹慈

《133公里》導演林紹慈

Q:《阿水》的導演楊雅集必須要執導年紀區間相當大的演員群,在執導不同的演員時,你會怎麼做出區別呢?

A:因為我的演員們,過去的主要演出平台是電視,男主角與女主角的演出都會給太多,所以最多調整的是讓他們少一點再少一點,雖然會被質疑是不是沒有在演戲,但整體調整過後才會比較平衡、和諧一點。

 《阿水》導演楊雅集

《阿水》導演楊雅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