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競賽片二】《仙草的滋味》、《乾兒子》、《會客吧爸》映後 QA 記錄

0817 競賽片二QA-9.jpg

2018 桃園電影節已經於今(17)日開幕,而此屆台灣獎競賽從 150 多部作品中,選出了 12 部優秀的入圍作品。在競賽片二的三部作品《仙草的滋味》、《乾兒子》、《會客吧爸》放映後,《仙草的滋味》與《乾兒子》導演也共同出席了映後座談,來聽聽他們對於自己的作品與觀眾的提問有什麼想法吧。

◆仙草的滋味

 

Q:影片創作的緣起?

吳裕程(導演):這是我的第二部短片、片中的故事改編自真實事件、在他所住的地方樓下有個公園,總有兩個小朋友非常孝順的幫媽媽賣仙草,每一天都賣得很晚;因為有人幫忙 PO 上臉書的緣故,生意都還不錯。我覺得這個現象滿特別,但再融合自己跟哥哥的成長經驗,傳達兄弟之間的競爭的本質,並寫成《仙草的滋味》。當初在尋求素人演員時,堅持一定要找親兄弟,最後在找了50 幾對親兄弟之後,終於選中這兩個小朋友

柏智(演員—哥哥):因為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參與演出,所以一開始相當的緊張。在大銀幕看有些鏡頭非常好笑,覺得為什麼當時我會出現那種表情,拍攝過程中帶著愉快的心情去拍攝。

吳裕程:柏安(演員—弟弟)現在才三年級,由確定兄弟演員到最後拍攝,期間花了半年的時間,每週兩次讓他們到房子裡煮仙草,並在拍攝的公園去賣仙草。

0817 競賽片二QA-2.jpg

Q: 導戲時如何做溝通?

吳裕程:其實兩個小朋友在拍攝時滿聽話。私底下兩人其實很活潑,所以拍攝現場時大部分是用玩耍的方式去進行,並有一點心機地在整個過程中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一種競爭的狀態。像是搶腰包的那一場晚場戲中,劇組刻意在早上將腰包給弟弟,並強調是媽媽送給他的,一整天下來,兩兄弟的競爭心理便漸漸浮現,因此在晚上拍攝時情緒就會很真實的呈現。

Q:兩部短片中沒有排練的畫面是那些呢?在沒有看到劇本的狀況下,是如何讓劇情流暢進行呢?

吳裕程:幾乎每一場戲都是用遊戲的方式讓他們自由的表演。例如吃飯、賣仙草等等,劇組會設定好道具,規定哥哥、弟弟每天要賣幾杯,沒特別說什麼時候要講什麼台詞,拍攝的操作、調度都有一點類紀錄片的感覺。相對之下,演員的走位和動作都是劇組很難掌握的,也要感謝辛苦追焦的攝影師。

片中屋內也是從空屋開始,大概有半年的時間中,會帶兩個小朋友放學後布置主場景,一點一滴變成畫面的樣子。仙草也是他們自己煮的,冬天的時候賺比較多錢、夏天較少人來買,拍完這一部每個人都試了好幾桶仙草,現在都不大敢吃了。

柏智:過程很好玩,發生過很多有趣、出乎意料的事。

0817 競賽片二QA-10.jpg

Q:柏智和柏安在拍攝期間戲外也會和戲內一樣爭吵嗎?

柏智:在戲外我們都還沒這樣吵架過,大部分都是我推他然後他都不講話。(通常都是因為什麼原因吵架?)因為他不聽我的話。

Q:柏智在拍攝衝突場景時會感到緊張嗎?

柏智:其實還好,因為要是處在那種狀況下,真的是會非常生氣。

Q:《仙草的滋味》為什麼會想用 4:3 比例的畫框?

吳裕程:當初是已事先設計、希望一方面能讓觀眾聚焦於人物,另外在和攝影討論後,希望用較類似 DV、紀錄片感的性質,所以初步就排除了較有電影感的16:9。不過在開拍前還是有點忐忑,也很希望觀眾能回饋看完的感受。

0817 競賽片二QA-7.jpg

 

乾兒子

 

Q:影片創作緣起?

孫介珩(導演):這部片是在去年一月時拍攝,當時是為了參加金甘蔗影展,在七天的時間內在高雄拍攝後製。當時編劇想到一個主題,因為過去在小琉球工作的經驗,於是發想出:如果在人被困在一座島上面出不去,會發生什麼事情;並結合自身過去對於愛情、宗教啟蒙的經驗和想法。

因為一般學校當時都在期末考,因此找到了華德福的學生演出。華德福是個體制外教育的系統,這部片除了欣妮之外的三位演員都是華德福的學生。自己後來發現精彩的片段都是排練內所沒有出現的東西,事後看來還滿好玩的。

Q:兩部短片中沒有排練的畫面是那些呢?在沒有看到劇本的狀況下,是怎麼樣讓劇情流暢進行呢?

孫介珩:最後那一場戲兩人對望時,自己很喜歡那顆鏡頭,子睿看著女主角露出一絲微笑,那是從腳本到排練都沒有出現的東西,自己很喜歡演員給的這樣的驚喜。

Q:《乾兒子》片中男女主角的對戲,完全使用主觀鏡頭特寫臉部表情。導演有何用意呢?

孫介珩:一方面是影展時間有限;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習慣先畫分鏡,現場執行時也希望照著分鏡走,當初畫的時候就畫了很多主觀鏡頭。後來也因為覺得效果很好而剪入。因為演員沒有梳畫,小朋友的皮膚細節,可以看得很清楚,感覺出接近的尷尬感。